玉行止

《渎神》

         杨超越从不知道神祗是什么样子,在她遇见陈意涵以前,她的生命里只有牢笼上铁锈的红色,失血过多时眩晕的黑色和模糊中看见的四面墙壁的惨白。她是一只给贵族提供新鲜血液的人类,在她遇见陈意涵以前。那个天神般的吸血鬼少女打开了她的笼子,握住了她的手。每一个吸血鬼贵族成年后方有资格豢养自己的血奴,她纤细的手指划过她的脸:“少有这么漂亮的人类。”
       陈意涵是一个出挑的贵族,她会在清冽的早晨将银壶里的牛奶倒入高脚杯中,她会用温柔而谦逊的声音吩咐侍从,她时时刻刻挺直腰背,她从不吝啬自己的微笑,因为那是贵族必备的礼节。她从未失控过,直到某次宴会上她看见隔壁鹿公爵搭在杨超越腰上的手。莫名的恼怒使她拽住杨超越的手腕将她拖回了城堡,留下被扫了面子一脸铁青的鹿小草。
      吸血鬼的獠牙是有毒的,或者说是轻微的催情作用。平时畏畏缩缩的眸子着了火,火焰在陈意涵的锁骨上下游移。杨超越听见陈意涵用低沉的嗓音说:“你知道血奴还有什么身份吗?小情人。”杨超越咬住了她的脖子,一如陈意涵做的那样,小羊羔用她细碎无害的牙齿在她的主人身上点火,她的手指在吸血鬼苍白而娇嫩的皮肤上打转,仿佛天生的契合,无师自通地去到了该去的地方。“嗯。”月神的眼眸沾染了情欲,好像许多颗星星碎在了里面。是天神下凡吗,杨超越心想。陈意涵眸中多了一抹愠色,真是什么时候都能走神,她的手臂攀住杨超越的肩膀迎合着贴上去,长长的獠牙陷入肉里……
      贵族应当是有严格的作息时间的,而有生之年陈意涵竟睡了个懒觉,以至于醒来的陈意涵没能有什么好脸色,可怜的小羊羔忐忐忑忑地递上乘着牛奶的高脚杯,心里感叹着贵族啊,果然都是穿衣无情的。🙄